前渠村的“八大总管”
作者: 赵丹 来源: 庆阳网 发布时间: 2018-04-24 10:54:29
一键分享到:


?

王治龙。刘家玮 摄

??? 庆阳网讯(见习记者 赵丹)“总管总管,口袋纸烟装满,糖茶把你喝美……”这是宁县盘克镇前渠村民说道总管的顺口溜。总管,婚丧嫁娶之事的负责人,在农村较为普遍。这些人要么是村里的乡贤或能人,要么是德高望重者,要么是村干部,总之,他们是群众中间的佼佼者、村民普遍认可的信赖者。他们在经管农村事务、调解矛盾纠纷、推动移风易俗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在前渠村,就有这么8个人。

  王治龙:大字不识的总管

  没上过一天学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可是王治龙已经当了39年的总管。“我不识字,啥事全靠脑子记。二十几岁当过厨子,经常见总管管事,其中的路数我看一遍就记住了。”王治龙告诉记者,自己从30岁就开始当总管,由于办事牢靠、管事尽心,深受乡亲们欢迎。王治龙曾经同时经管两个事,“那天特别忙,两头跑。幸亏我记性好,两家事过得都比较顺利。”如今,王治龙已年近古。???廊缓苋刃,只要有人找他管事,他总是义不容辞、尽心料理。

李德虎。陈飞 摄

  李德虎:改变规矩的总管

  记者在前渠村见到的第一个总管就是李德虎,他不仅是人阳台组的老总管,也是村上移风易俗的第一人。“以前无论婚丧嫁娶,事前主家得请人帮忙,事毕得答谢;有人去世得操办,三周年的时候还得操办,非常繁琐。”李德虎说。2014年,李德虎去同邻乡参加朋友儿子的婚礼,发现那里的“新规”简朴时尚。回来之后,他恰巧经管一桩“白事”,当时正值收获的季节,村民都比较忙碌。李德虎首先征得主家同意后,随即与几个村干部和长者一起商量缩短操办时间,得到了大家的认同。自此之后,前渠村婚丧嫁娶不超过两天,丧事只办一次。

刘学民。郑朝静 摄

  刘学民:身兼两职的总管

  “当总管就是帮着主家经管一些事情,也就是为人民服务。”刘学民是前渠村监委会主任,为人正直,办事牢靠,村民都很信任他,顺理成章地成了总管。刘学民不仅当村干部有模有样,当起总管也有板有眼。凡是群众找他经管的大小事情,他总能料理得井井有条,妥妥当当,从没有出现过纰漏。在刘学民看来,总管就像是家中的“掌柜的”,得面面俱到,细心缜密。他认为,所有事情只要考虑周全、安排得当,日子就能过好,总管也能当好。

王文义。郑朝静 摄

  王文义:勤苦尽心的总管

  3月31日下午,记者见到了77岁的王文义,他正在义务劳动,弓着身子铲除路边的野草。18岁那年,王文义被选为生产队队长,之后不久,便当上了总管。“总管是个勤苦事,起得比别人早,睡得比别人晚。”王文义笑着说,每次村里有人过事,前前后后总得几天,他也得跟着连轴转,每天早晨公鸡打鸣起床忙活,晚上夜席结束后,才伴着星星回家。60岁那年,由于身体原因,王文义培养了“接班人”,把总管的差事卸了。

杨秀宁。陈飞 摄

  杨秀宁:资历最浅的总管

  38岁的杨秀宁,2014年开始当起了总管,他告诉记者,自己是被“逼迫”当的总管,“很多人都外出打工,村上许多事情没人经管。大家都推举我当总管,没办法,最后就‘赶鸭子上架’,一边学习求教,一边尝试经管,慢慢就会了。”第一次当总管时,杨秀宁生怕自己做不好,就提前向村上的几个老总管请教,把办事流程和注意事项都一一记录了下来。杨秀宁觉得,当总管就是要比别人操心更多、学习更勤。四年时间,杨秀宁不断地成长,小到烧汤炒菜,大到风俗礼仪,他都已轻车熟路。

李计科。赵丹 摄

  李计科:资格最老的总管

  小学毕业那年,李计科还不满15岁,就被聘为前渠小学的社请教师。10年后,因为政策变动,他不再担任教师。20岁那年,因为年轻能干、踏实可靠,被乡亲们推选为总管,一干就是46年。“当总管和当老师不一样,孩子好管理,成人难管理,得把每个人的特点把握准,用得恰到好处。”李计科告诉记者,当总管是件需要惹人的差事,遇到勤快的人,安排一次就能做好;遇到懒点的人,必须多敦促几次。但不管事情大。?罴瓶贫己苌闲,“只要大家需要我,我随叫随到。”

王红红。郑朝静 摄

  王红红:逃避采访的总管

  “逃避采访”并不是王红红不会说或说不到点子上,只是他担心“曝光”,多次找理由推脱了记者的采访。在前渠村蹲点期间,记者几次“守株待兔”未果后,搞了一个“突然袭击”。初见时,王红红正在地里覆膜,交谈中,记者发现他声音洪亮,很是健谈,便问他为什么“拒绝”采访?他笑着说:“这么小的一点事还要上报纸,怕亲戚看到不好意思……”打开话匣子后,王红红告诉记者,因为老实勤快,被老总管们看重,培养他为接班人。当上总管后,他也成了村里的卫生监督员,每次经管事,都亲自盯饭菜,希望大家吃得安全放心。

李生瑞。赵丹 摄

  李生瑞:转型发展的总管

  一个小本,一支笔,64岁的李生瑞正站在地头,有序地指挥着工人们干活。李生瑞和其他总管不太一样,不仅经管村里的婚丧嫁娶,还替两个儿子经管着所有的苗木。“现在村里年轻人也多,我也该‘退位让贤’,腾出更多的时间帮儿子打理苗圃,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好好发展。”李生瑞说,做事得有条不紊,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。他用小本子把每个工人干活的情况都记录了下来,谁起了多少苗?谁该拿多少工钱?他都记得一清二楚。他认为,对工人不能苛刻,得把他们当家人,悉心照顾,周到服务,这样才能“双赢”。

责任编辑: 吴树权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庆阳网”“来源:陇东报”或“庆阳网讯”或带有庆阳网LOGO、水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庆阳网所有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庆阳网+作者”,否则,庆阳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